您的位置:金沙澳门官方js55658-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科技 > 一名黑奴,将西方接种疫苗的历史提早了50年

一名黑奴,将西方接种疫苗的历史提早了50年

2019-10-09 16:52

(本文部分图片可能引起不适)

谁能想到,一个被压迫的黑奴将西方天花疫苗历史往前推了50年?

在那个天花肆虐美洲的年代,是他主动说出了成功在自己身上实现预防的方法。

之后在奴隶主的努力推广下,该方法直接挽救了数百人的性命,并得以推广。

然而,他的大义之举却仍因为种族歧视被世人忽视了....

图片 1

实际上,15世纪西班牙人征服美洲,顺便将天花也带了进来。

也正是天花,帮殖民者杀死了数以万计的印第安人。

然而,在这种“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”的疾病面前,是人人平等的。

两个世纪后,欧洲殖民者的后代也步上了美洲土着的老路。

图片 2

天花病毒的肆虐,让患者全身布满脓疱,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团脓球。

光是皮肤有脓疱就很可怕,更致命的是天花还能让人并发脓毒血症和广泛性出血。

因此,天花的致死率一般能超过三分之一,是一种烈性传染病。

而在美国波士顿,就在1690年和1702年爆发两次大规模的天花疫情,造成了数千人死亡。

图片 3

这对于当时总人口只有一万二千人的波士顿而言,是谈之色变的恐怖瘟疫。

一位年轻的美国牧师科顿·马瑟整日为此忧心忡忡,寝食难安。

马瑟出生在马萨诸塞殖民地波士顿的一个清教徒家庭中。

因从小患有严重的口吃,他对学习科学迸发了极大的热情。

靠着自身的努力,马瑟成为了当时殖民地中最有学问的人之一。

图片 4

科顿·马瑟

尽管马瑟十分努力研究天花疫情,却始终一无所获。

直到有一天,他所在的教会给他送来了一名黑人奴隶才有所进展。

众所周知,黑奴贸易是人类发展史上极其黑暗的时期。

数以千万计的非洲黑人家破人亡,被贩卖到美洲等殖民地的奴隶主手中。

当时绝大多数黑奴都受到了奴隶贩子或者奴隶主非人的虐待,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。

图片 5

黑奴贸易

刚开始,被送往马瑟家的黑奴眼神里充满着恐惧。

但所幸,他算是遇到了一个好的奴隶主。

本就对黑奴遭遇同情的马瑟,只是把他当普通的佣人对待。

所以,他平常的工作便是帮忙料理家务,比如打扫房间等。

由于当时黑奴是没有名字的,马瑟还专门为他取名为阿尼西姆。

图片 6

兴许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两人很快就取得了彼此的信任。

为了让阿尼西姆皈依基督教,马瑟还会亲自教他读书写字。

比起冷漠的主仆关系,两人有时的相处更像是能拉家常的朋友。

这不,马瑟也时常给倾诉天花疫情给他带来的不安和苦恼。

内心放下戒备的阿尼西姆,爽快地告诉了马瑟自己根本不怕天花。

图片 7

原因在于他们非洲的家乡就有接种天花的传统。

而阿尼西姆本人就接受过接种,并将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马瑟。

紧接着,他还将自己手臂上留下的接种瘢痕给马瑟看。

当时大部分人都将这种故事当作迷信,而一笑置之。

但阿尼西姆的话引起了马瑟极大的兴趣。

他跑到图书馆查询文献,发现这种做法有迹可循。

图片 8

实际上,早在1000多年前的唐朝,药王孙思邈就提出了这种以毒攻毒的方法。

他从天花患者的疮中取出脓汁,将脓汁敷在皮肤表面用于预防天花。

我们知道这种接种真正的天花病毒的方法,即人痘接种术。

在牛痘接种法未出现前,它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天花在中国的传播。

伏尔泰曾经评价到,“我听说一百年来,中国人一直就有这种习惯。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、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。

图片 9

不过据史料记载,在东方有效的人痘接种法,在西方迟迟都未曾普及。

马瑟也只是在英国皇家学院的《自然科学会报》里简陋地提到了这种方法。

接着,他又询问了阿西尼姆更多的细节,认为该方法应该可行。

于是,当天花再度爆发的时候,他写信建议波士顿的医生使用人痘接种法。

可那个年代,人们习惯性地将不知名的疾病归于上帝的惩罚或魔鬼的恶行。

偏偏阿西尼姆提供的方法是,要将患者的脓液注射进健康人的身体。

图片 10

这不等于直接将天花病毒主动在人群里传播瘟疫嘛?

因此,消息传播后,马瑟和阿西尼姆招来了一片谩骂声。

甚至有人给马瑟家里寄炸弹,以此来威胁他。

面对这样的质疑,马瑟和阿西尼姆两人没有灰心。

眼瞅着波士顿的天花疫情再度爆发,他们感到十分焦虑。

图片 11

情急之下,马瑟索性先拿自己的儿子做实验。

他先从医生那里提取了患者的天花脓液。

在阿西尼姆的指导下,他轻轻划破儿子的手臂,将脓液滴在他划破的伤口上。

三四天后,儿子手上种痘的地方有了轻微红肿。

紧接着,儿子的手上还起了痘,渐渐变成了脓包,并发起了低烧。

图片 12

这个变化让马瑟感到无比紧张, 阿西尼姆则在一旁安慰他,告诉他这属于正常反应。

果不其然,一周后,马瑟的儿子体温逐渐恢复正常。

原先长出的脓包也逐渐干枯结痂,脱落后只留下了一个小疤痕。

不久之后,他的儿子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

后来我们才知道,人痘接种术确实降低了天花的威胁,因体内产生了抗体。

但它并非万无一失,稍有不当就会变成一种具有传染性的免疫方法。

图片 13

不管怎样,这一次的成功,给控制天花疫情带来了希望。

马瑟和阿西尼姆等人,着手向波士顿市民推广这种方法。

可即便如此,波士顿居民仍感到惊恐,始终认为他们是在播散瘟疫。

人们不但没有停止攻击马瑟,还强烈要求当局禁止马瑟他们的推广行为。

只不过,马瑟不被人信任也有自身的因素。

原来他大概在20年前,曾以公知的身份害死了近20个无辜的百姓。

图片 14

原来在1684年,马瑟出版了《难忘的天命:关于巫术和魔鬼附体》一书。

之后,萨勒姆镇里有一对姐弟出现了与他书中疯癫的症状。

人们就根据这本书,判定他们被施了巫术,被魔鬼附体。

为了防止更多的人被附体,马瑟在法庭上荒唐地指出了至少20个人已被附体,并接连被处死了。

萨勒姆的巫案很快就被翻案了,并被当地人认为是一大耻辱。

图片 15

这也是为什么牧师马瑟在推广人工接种的方法上频频受阻。

就算是黑奴阿西尼姆,还是马瑟儿子的成功案例摆在眼前,也无法取得人们的信任。

考虑在马瑟的黑历史,波士顿当局也很快下令,禁止他们继续接种。

但在当局命令下达之前,他们俩还是尽力说服了272个波士顿居民接受了接种。

图片 16

那么,最后的结果如何呢?

据估计后来没有接种的波士顿人有5889人患天花,其中844人死亡。

粗略地计算,当时人口感染率几乎50%,患病死亡率14%。

接种了波士顿中的272人里,只有6人患上天花死亡,感染死亡率合计2.5%。

图片 17

面对这样的事实,多数人接受了人痘接种的做法,尽管还是有愚昧保守的百姓。

人痘接种术在美洲逐渐得到推广,有力地遏制了后来天花流行的烈度。

之后我们也很清楚,天花的全面控制,还是等近半个世纪后爱德华·詹纳发现和推广牛痘接种术。

而牧师马瑟也因这一次接种方法推广,重新获得民众的尊重。

兴许是因为种族的歧视,黑奴阿西尼姆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被人们遗忘了。

图片 18

最后一位天花病人

但如果没有他的出现,西方人也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找到有效遏制的方法。

从另一个角度看,他大有理由不必告诉马瑟这种方法的存在。

毕竟当时笼罩在疾病恐惧下的白人们,也正在毒害他的同胞。

他这一举动,反倒更彰显了人性的大义。

*参考资料

How Onesimus, a Slave in Colonial Boston, Helped Stop a Smallpox EpidemicBY JESSLYN SHIELDS FEB 22, 2019

亲爱的波士顿殖民地的奴隶,帮助阻止了天花的流行 图/YOUTUBE/THESPOT4HIPHOPTV

Tucker, Jonathan B. Scourge: The Once and Future Threat of Smallpox. New York: Atlantic Monthly Press, 2001

内容为公众号原创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方js55658-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科技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名黑奴,将西方接种疫苗的历史提早了50年

关键词: